v章(1 / 3)

叶鱼被雷劫劈得半死不活。

身上的伤比先前与李堇他们三人打斗时要严重得多。

他强撑一口气,拄着剑鞘费力支起鲜血淋漓的身体,拖着步伐,想要离开这片地方。

许多修士都会死在雷劫后的虚弱期,除非有信得过的人为自己护法。

叶鱼没有,不仅如此,他还树敌众多.....

他在脑中催促自己的身体,快些,雷劫的动静恐怕会引来很多人。

踉跄两步,倒入冰冷的臂膀中,似乎被人抱了起来

杜青汝?

不不不,杜青汝跟杜家那群人撕成狗,他从不可能为他护法,两个仇家遍布的人在这种时候聚在一起,只会让队友死的更快。叶鱼透过血色看人,他的伤在迅速被人治愈

啊,想起来了,如今已经不是上辈子跟在杜青汝背后目目死里逃生的时候。

他拜入了天下第一宗,还有了个师父

叶鱼骤然放松心神

莫羡渊还真成了他的师父。

甚至先前还主动在赤川跟前维护他

成,这恩情他记下了。虽然没有什么大用,莫羡渊不来他也能解决此事

但莫羡渊既然肯维护他,便是真心拿他当弟子,

如此,他自然也会真心拿莫羡渊当师父

他想着,神识彻底陷入混沌中

抓着剑的手垂落,手中的剑没松开,仍被血淋淋的手紧紧摸在手中。

草羡渊蹙眉

他按住叶鱼的眉心,发现叶鱼的识海正在迅速变化。

莫羡渊作为外力,只能在他身边看护,不让他出现恶劣的情况。

叶鱼的情况十分诡异

修士识海,皆是金丹之后开辟。雷劫过,识海出,神识蕴养壮大。有神识助益,修士修为方可一日千里。也是自金丹之后,修士才真正彻底区别于凡人,成为“仙人”

常规如此。

叶鱼超脱常规。

夺舍的修士是难以对金丹以下的修士夺舍的,一则金丹以下的修士十分脆弱,能行夺舍之行的无不是大能,夺个金丹元婴身躯并非难事,何必去寻小小筑基?二则,便是筑基修士无识海,夺舍便是成功,也会因为没有识海,神识封退。这与自废有什么区别?叶鱼非是夺舍,他回的是他少年时的身躯

他的识海不知为何跟随而来,如今再上金丹过过雷劫,他的识海仿佛进入了少年身躯的二次拔长期,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大。在这种迅速的增长中,莫羡渊也不敢轻易插手。若是插手,可能会弄巧成拙。

他抱着叶鱼回偏殿,洪青吃惊的迎上来:“殿主,师叔这是怎么了?莫非,方才的雷劫......

莫羡渊视线扫过他:“区区金丹雷劫,奈何不了他。

洪青心中放松,随后疑惑的盯着昏迷不醒的叶鱼,不懂为何会变成如此

显然,殿主是不可能告诉他的,

殿主是小师叔的师父,自然会比他们更上心。

洪青跟在莫羡渊背后进偏殿,轻声询问:“弟子可能为师叔做些什么?

莫羡渊淡淡道:“守在门口。

洪青默然转身。

戮剑殿上空电闪雷鸣,扶阳真人先是一惊,当他小师叔许久未曾到临的大乘期雷劫终于降临。

随后发现那雷劫规模瞧着声势浩大,赶上大乘期还差得远,尤其是莫羡渊的大乘期雷劫,绝不可能只有如此威力瞧着倒像是戮剑殿的哪名守殿弟子突破至元婴期,

扶阳真人正思索着,杜青汝在一侧忽地出声道:“叶色突破至金丹了?“

先前他们还正在围着李炫与李群的两尊石像,观察叶鱼留下的符篆,眼下瞧见雷云,不知杜青汝怎么就想到了叶鱼身上去。季丛连奇怪:“这不是金丹期雷劫的威力,青汝怎么会觉得是叶鱼?

杜青汝也是金丹期,对金丹期的雷劫感力应该记忆深刻

“他不是说半年后要随咱们一同下山?应当是很有把握才会觉得自己能半年内突破至金丹。方才还与姓李的那几人打过一场,看样子并未落下风,眼下突破也不稀奇。师叔祖当年的金丹雷劫不是说方圆百里都是雷云压境,场景堪比化神渡劫么。杜青汝说的理所应当,殿前几人均是沉默,

扶阳真人未说话,季从连则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不知晓,青汝分明与叶鱼只见过一两面,怎么会如此关注叶鱼,还觉得他能与师叔祖相提并论。

扶阳真人眯着眼瞧远处的电闪雷鸣,蓦地说:“恐怕真是叶色。

他便说他师叔怎么会愿意收徒,怕是与叶鱼身上的隐秘有关。

扶阳真人记起莫羡渊曾带着他暗中看叶鱼,还问他是否“看得见”。

叶鱼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只有他师叔能够看见,旁人见不到的

季丛连瞧着师徒二人的笃定,无奈

”师父,要不然,还是想想如何解决李家的事罢。

季丛连

最新小说: 为成文豪我痛失N个前夫 朕当外室那些年 穿成朱标后满朝文武求我别死 贵妃吐槽日常(清穿) 穿成死对头的鹦鹉后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老爷子他飒爽又威风 和男友一起穿无限游戏后,大佬竟是我自己 弄蔷薇 [综武侠]我本倾城绝代色